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 新时代 新征程

怕失传 他用30多年编了3本湖州方言集

发布时间:2018-01-13 17:23:26 来源: 浙江在线 通讯员 邓小寒 记者 王艺潼

  浙江在线1月13日讯(浙江在线通讯员 邓小寒 记者 王艺潼)不管是在家乡与三五老友闲暇时的几句唠嗑,亦或是在他乡遇故知时的畅谈,土话都是联系情感的纽带,传递着人们对家乡浓浓的思念之情。吴兴区朝阳街道闻波兜社区有位七旬老人,他走村入户收集湖州方言,用了30多年的时间整理成册,就是想让湖州方言以文字形式传承下去。

沈虎荣正依据字典考证方言

  老人名叫沈虎荣,退休前在建工集团公司从事宣传工作,退休以后一心扑在编撰湖州方言集上,至今已经正式出版了三本书,共计约30余万字。2017年底由沈虎荣主编的湖州方言集《语之桥》二版正式与读者见面,在此之前,他还自费出版了《湖州话》和《语之桥》一版。这三本书出版后,老人只送不卖,《湖州话》被市图书馆、档案馆收藏,方言集还成了来湖务工的新湖州人岗前培训课程教材。

《湖州话》一书被市图书馆收藏

  1月12日,记者到老人家拜访,说起这几部作品,沈虎荣如数家珍。刚出版的《语之桥》二版一书,由文字类、谚语类、歇后语类共十大部分2200多条方言组成,内容既有湖州土话中经常用到的字、词,也有趣味十足的歇后语,内容丰富,可读性与实用性兼具。

  《语之桥》二版全书10万字,字、词类方言按字数分为一至八字类,且每一部分都加上了释义和举例。“按一到八字类这样来分,是为了方便记忆,湖州话里三字和四字的很多,特别是四字的。”沈虎荣介绍,虽然湖州地处江南地区,但与苏州话、上海话不同,有着自己的特色,“湖州话发音有点硬邦邦的,且叠字比较多。一方的方言和这片土地人的性情是相通的。”

沈虎荣花30多年编撰出版的湖州方言集

  说起为什么会有收集家乡方言的想法,老人说这跟自己的经历分不开。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。”沈虎荣年轻时曾在福建当过兵,那时候大家都讲闽南话,如果遇到说湖州土话的战友,就会一下子将彼此的距离拉近。1982年退伍后,沈虎荣回到湖州,更加觉得方言亲切。“我对方言比较感兴趣,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都不会说了,湖州话真的很需要传承。”沈虎荣如是说。

  湖州话绵延数千年,覆盖湖州各县区,要把湖州的方言尽数搜罗全并非易事。沈虎荣说,自己为搜集这些湖州话,跑遍了湖州的农村和城镇。沈虎荣边说,边翻着《语之桥》回忆,他指着其中一页道:“你看,‘来头勿是一眼眼’这句,就是当时我在南浔时,一位老朋友跟我讲的,比喻来头不小。这个人来头勿是一眼眼,就是说像是一个见过大世面的人。”

  但方言搜集的过程并非知道了字音就成,还得知道字是哪个字,而“执拗”的沈虎荣还非得追求每个字的准确度,保持音与字意思的一致。比如湖州话里“洗衣服”读作“汏衣裳”,写作“汏”(dà),不是那个有一点的“汰”(tài),“晒衣服”读作“?(lǎng)衣裳”,“藏东西”读作“囥(kàng)东西”。

《语之桥》二版内页

  沈虎荣说,“做这项工作首先得是个有心人,和别人聊天就是收集方言材料的好方法。为了确保字的准确,我查了很多字典,像是《吴语字典》《现代汉语词典》《常用典故词典》,得根据字的意思来确定。”记者看到,老人家中的书柜里摆满了查询字词的书籍。

  当然也并非所有字都用原字,沈虎荣说有的字现在汉语词典里都没了,那就用其它的同音字替代。“比方我现在住在闻波兜,这个‘兜’过去有很多地方都叫某某‘兜’,其实以前写作‘?’,但这个字现在词典里也没了,就慢慢被这个‘兜’替代了。”

  沈虎荣从书房拿出一份手稿,方格稿纸,每空一行一个词,也按一至八字分类,“这是未入书的部分,目前我也新考证了3000多条湖州话,现在还在继续搜集,考虑会在恰当的时候出版《语之桥》第三版。”老人说自己还有个心愿,他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到收集湖州方言的队伍中来,有一天能聚众之力,编撰一本湖州方言字典。

标签:湖州 方言编辑:孟琳
Copyright © 1999-2017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